所在位置:首页 > 最新动态 > 行业资讯

上海首例知识产权侵权惩罚性赔偿案件 (2019-09)

 一家外国企以生售的同款健身器材侵犯自身注册商标为由,将某运器材有限公司((以下称被告)上海市浦新区人民法院(以下称上海浦法院),除要求方停止侵外,还诉请赔偿包括律师费、公证费等在内的经济损300万元(人民,下同)

       上海浦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涉案商具有较强著性,且经过原告及其合作商家的持使用和广泛宣,已能与原告建立唯一对应的关系。被告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涉案商相同标识的行,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

       由于被告拒提交用于明被告因侵利情况的有关售数据、财务账册和原始凭法院根据被告微信宣的内容、结合案外同类产品及被告的自酌情等,定被告的侵权获利在101.7万元至139.5万元之。新《商法》的定,对恶意侵犯商标专,情节严重的,可以在根据利人实际损失、侵人侵权获利、商标许可使用的合理倍数所确定数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

       另外,本案中,被告曾因涉嫌侵害原告其他商利而被原告警告,后与原告署和解协议不再从事侵,却又再次被发现实施涉案侵。被告原仿冒原告的商品,通过线上、线下多种渠道售,且存在问题,其行符合惩罚赔偿关于和“情节严的适用要件,法院最确定了三倍的惩罚赔偿比例。因侵权获利的三倍已超300万元,超原告主赔偿,遂判决全持原告诉请

       据悉,本案系上海首例知识产权权惩罚赔偿案件。上海浦法院的判决新《商法》施后惩罚赔偿制度在适用条件审查赔偿基数确定等方面行了极探索,案件的理具有重要的参考价

改编自中国新